百万首页 |新闻 |产品 |分类 |供求 |商家信息 |招聘 |相册 |资讯 |知道 |商家 |随便看看
普通会员

天津世鼎门窗安装工程有限公司

民航、会展中心、厂房等

产品分类
  • 暂无分类
联系方式
  • 联系人:刘
  • 电话:022-24173530
  • 手机:13102247288
  • 传真:022-27288225
站内搜索
 
相关信息
  • 暂无资讯
关于言顶
死者生殖器被用刀严重破坏阴道内被放入汤勺和铅笔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22-07-22  浏览次数:

  【本文节选自网文作者:探案所,有删减;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下着雨的夜红衣女子电台缓缓播放着哀伤情歌这样安静的夜一双柔滑细腻的手导演出一场场变态的奸杀惨象雨停了尸体暴露在阳光下凶手混迹于人群之中消逝没有人知道他是谁直到——下一个雨夜歌声又响起……玄而又玄迷雾重重......

  上面这段话,出自电影《杀人回忆》的豆瓣经典影评:『你知道我那年雨夜干了什么?』

  这着实算得上一部很引人深思的电影,不仅仅局限于对凶手阴暗的罪恶进行再现,而是借此对韩国很多的不合理的社会现象进行了剖析。

  ❶A案(a凶手):1986年9月15日,71岁的老妇人张恩秀刚去探望完女儿,已经接近十点了,她本想再多留一晚,但由于家中还有事得处理,就决定趁夜赶回家,她当然不会知道,恶魔已经潜伏于黑暗中,等了很久了。

  ——系勒杀致死,作案工具是类似绳状物,较为纤细,为凶手所带,没有遗留在现场;

  ❷B案(a凶手):1986年10月20日夜,25岁的女子崔敏英和男友约会结束后,由于离家比较远,就打算乘坐公交车回家,离开了约会地点后,只需要在大路上直走,就是公交站,但是她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走了一条小路,而这个地方两边都是芦苇丛。

  ——死者颈部伤痕为两条丝袜一起用力所致,但是死者颈部只系有一条丝袜,在现场也没有找到另一条丝袜,疑似被凶手带离现场;

  ❸C案(a凶手):1986年12月12日夜,24岁的女子金恩娜在同男友聚完餐后的回家途中,被杀害于离家只有百米之遥的田地中,现场基本情况包括:

  ❹D案(a凶手):1986年12月14日夜,距离上一起案件仅仅隔了一天,再次发生了一起类似案件,21岁的女子韩彩轩,在晚上与朋友们聚完餐的回家途中被人杀害,尸体在稻田田埂上被发现,现场基本情况包括:

  ❺E案(b凶手):1987年1月10日,18岁的中学生宋善美放学回家途中被人杀害,第二天尸体在田地中被人发现,现场基本情况包括:

  ❻F案(a凶手):1987年5月2日,这是一个雨夜,32的家庭主妇朴嘉熙拿着伞去接刚下班的丈夫,在途中遭人杀害,现场基本情况包括:

  ❼G案(a凶手):1988年9月7日,54岁的李姬珍在帮助儿子打理完餐馆的事情后先儿子一步回家,在回家途中被杀害,李姬珍的儿子在经营一家餐厅,李姬珍每天都到店里帮助儿子干一些事情,到晚上十点左右回家。

  ——死者生殖器被用刀严重破坏,被放入数块桃子的碎块,现场有削下来的桃皮;

  ❽H案(c犯罪人):1988年9月16日夜,19岁的朴莉秀参加完一个社区活动后,在回家的途中被人用刀威胁并将其从路边拖到一片空地上,凶手先是将其手脚分别捆绑,用其内裤塞住其口部,再用其长裤套在其头上,实行强奸,强奸得逞后凶手洗劫其包内财物,被害人立刻冲向路边,凶手没有追击,成为唯一幸存者。

  在事后幸存者带警方重新到达犯罪现场进行勘察后,现场发现的幸存者手巾上有精斑,还在现场找到了犯罪人阴毛。

  ❾I案(a凶手):1990年11月15日,16岁的女中学生李美淑在放学回家途中失踪,次日,尸体在离家不远的树林旁被发现,现场基本情况包括:

  ❿J案(a凶手):1991年4月3日,69岁的老妇人赵允熙在晚上逛完夜市后的回家途中被人杀害,赵允熙和儿子儿媳住在一起,家庭条件很差。

  以我对于连环杀手的研究,这个心理状态下的连环杀手要收住手的概率,可能和地球明天就爆炸差不多。

  警方对这个案子的投入是很大的,完全是属于累死人不偿命的调查方法,是有史以来韩国警方动员人数最多的事件。

  警方先后投入了367名警察,嫌疑犯和证人达到两万人以上,四万人接受了指纹鉴定。

  另有六百人分别接受了DNA鉴定和毛发鉴定,就连调查记录都装满了5个大塑料袋。

  一开始,当成一般性犯罪案件来调查,一直到C案,华城地方警察署都扭扭捏捏不愿意接受并案,最后到D案,上级下达死命令,派出整整八组专案组,才进入了并案侦查阶段。

  前四起案件的关键性证据缺失和毁坏严重,而按照正常逻辑来说,前四起才是凶手最容易出错的,但是,错过得太多。

  加上第五起和后来的幸存者案,让专案组内部非常混乱,他们几乎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挨家挨户不分昼夜地去采集指纹,去走访,当时一位姓李专案员前几年想起当初的调查方法时说了下面这番话:

  ——『我们失去了调查的目标,大家漫无目的的讯问,就连走过现场附近看着很猥琐的男子也要被拷问』

  在1999年,警方根据幸存者指认和DNA证据,锁定了H案的嫌疑人(c凶手)吴氏男子,被宣判无期徒刑,此人于2005年由于癌症去世,而他的更多信息,韩国警方没有公布,唯一消息是他在H案后离开了华城,去了首尔,所以没有后续案件的作案时间。

  2006年,所有的案件都超过杀人公诉时效15年,唯一值得欣慰的是,韩国警方和检察机关决定,与上诉时效终结一年后销毁所有记录的其他事件不同,将永久保留华城连环杀人案的卷宗记录。

  这是考虑到事件的重大性和国民的关注程度,为了上诉时效结束后也能查明真相。

  ——首次作案就出现纪念物(被害人内裤),这是一个十分危险的信号,它标志着凶手首次作案是由已经较为成熟的幻想程度决定的,也大概率预示着会再次作案,且暴力程度会越来越高。

  ——X字捆绑的行为标志着一种完全控制和束缚,满足凶手内在极度的控制欲,出现这个行为,说明凶手力量较大,掌控能力强。

  ——纪念物再次出现,为勒死受害人所用的丝袜,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一种升级,如果说上一案件中的内裤是单纯地代表凶手作案后对于性欲的再次回忆,那么这次带走的丝袜,就还有一层意义,代表对杀戮和暴力的回忆。

  ——纪念物升级,切割胸部作为纪念品带离现场的行为证据可以作为判断凶手为性施虐模式连环杀手,类似白银连环杀人案。

  ——凶手不是不想强奸,而是没有那个生理能力,从三起案件来看,都是属于有时间有空间有外部条件实施强奸行为了,但凶手没有这么做。

  ——死者头上被套上内裤,体现的是凶手对其的一种侮辱,表现出凶手内在的愤怒。

  ——凶手对于自己的控制能力更自信了,他开始随心所欲地发泄内在愤怒感,惯技暂时没有形成,换句话说,他还在“摸索”那种快感最大化的杀人经历。

  ——此案距离上一起类似案件时间间隔居然如此之短,从这点来看确实比较反常,甚至让人怀疑C与D能不能并案处理,事实上,有一个铁证足以打消这个不必要的疑虑,那就是本案受害人没有穿长筒丝袜,用来勒死受害人并系在其颈部的丝袜,是B案中丢失的那只长筒丝袜。

  ——这个地区是不产芝麻的,而且芝麻在当时的韩国是一种比较昂贵的东西,凶手在现场做这样的布景,就“放芝麻”这个点来说,没有行为侧写的逻辑,但是,它的出现或许是为了另一种心理需求的满足。

  ——一般而言,切割胸部作为纪念品,这个程度足以使得冷却期变长,而事实是,凶手反而以极快的速度再次作案,只能有两个理由来解释:

  那么,第二种明显可以排除了,因为D案他也带走了相同的纪念品,而且作案手法和很多细节处理都与前案极其相似,那么就只有第一种可能:

  在D案里,他一定做了一些更加可以让自己快乐的事情,具体是什么,我们后面会说。

  ——凶手只是将其手绑住,而没有寻求前四起案件中的X字捆绑这种将控制感充分满足的捆绑方式,比较反常。

  ——凶手前四起案件均无强奸行为,但这次出现了,还留下了相关证据,比较反常。

  ——凶手用死者的手套将其嘴塞住,应该是为了避免其求救出声,是一种自我保护行为,但前四案中,凶手均没有这种行为,因为被害人的求救声和哀求声,是前四案的a凶手所需要听到的东西。

  ——凶手把衣服盖在被害人身上,裤子盖到被害人脸部,表面上和C,D案中的“将内裤套在被害人头部”一致,而事实不是,而且有本质区别,本案凶手的做法是“盖”,是一种忏悔,不愿意正视被害人眼睛的案后惭愧的心理逻辑,而前两案凶手是用内裤套在死去的受害人头上,这是没有任何同理心的侮辱和报复心理。

  ——凶手利用具有性意味的胸罩杀人,这符合a凶手的风格,5月份,雨夜出去接丈夫,死者不用浓妆艳抹穿丝袜,于是死者用其胸罩来勒杀,准确地说,就算胸罩也没穿,凶手甚至可以用被害人内裤之类的将其勒死,因为他只是需要“用具有性意味的被害人物品将其勒死”这个行为罢了。

  ——除了带走切下的部分乳房外,凶手还在死者生前对其进行了虐待,用刀去伤害受害人,这个行为说明他再次升级了,暴力程度相比ABCD案,已经又上了一个台阶。

  ——部分行为固化为惯技,包括:“用具有性意味的被害人物品将被害人勒死”的杀人手法、“X字捆绑控制”的标记行为等。

  ——凶手没有带走纪念品的原因,或许是被害人年龄,对于这个年龄的被害人,凶手无法通过切割乳房作为纪念品这个做法获得性快感,参考A案71岁的受害人,凶手也没有这个标记行为,这个年龄段女性对凶手的主要诱惑力不在于性,而在于代偿性愤怒的发泄;

  ——没有了纪念品行为,凶手采用了另一个手法填充原来空白的犯罪逻辑,即由“破坏乳房”转向“破坏其生殖器”,其实本质是一样的,对这两个部位的破坏,都代表着极端的性犯罪行为;

  ——向受害人阴道里放桃子的果肉,现场有削下来的皮,这是凶手实现代偿式重现的做法,我能想到的是小时候某个人坐在凶手旁边,先把皮削好,一块一块把果肉切下来喂凶手吃的场景,在凶手看来,这或许是一种“回报”——他也做了童年时候某个人做的同样的事,只不过把果肉“喂”进了“某个人”的生殖器中,这个性犯罪心理逻辑,各位一听会比较惊异,然而它在极端的性欲倒错障碍中,非常非常常见,这是凶手无数次幻想的独特仪式,在完成“仪式”后,在凶手眼里自己回报完了一切应该回报某个人的东西,该轮到某个人“还债”了,于是开始杀害行为。

  ——与a、b凶手不同,犯罪人手法生疏慌张,留下大量证据,大概率是初犯和模仿犯;

  ——前面提到,凶手没有带走纪念品的原因,或许是被害人年龄,这个案子a凶手第一次选择20岁以下女性作为受害者,所以对中年和青春期的女子的纪念品行为,才能满足凶手的性需求。

  ——凶手通过“对母亲的代偿仪式”似乎获得了启发,他把仪式延续了下来,他把代表送服食物的汤勺和代表学习的铅笔当做一种“礼物”,亲自“送”给了受害人,可以看出他已经非常享受这种本质上是杀戮的仪式行为了,他把自己当做可以掌控一切的人,他视自己为可以给予受害人“恩赐”、和受害人做“交易”的上帝。

  ——凶手这次作案又再次选择了老妇人,正如前面所言,凶手无法通过对老妇人的标记行为获得性犯罪的快感,那么答案就指向老妇人是凶手的代偿群体,真正的代偿源头极有可能是其母亲,或者其他和其关系很紧密的、对其产生极大心理冲击或者颠覆感的女性,这个女性不管在不在世,反正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她一定符合老妇人这个形象。

  ——他把前面提到的仪式固化成为了惯技,在他看来他像一个上帝,他“给予”了家庭很困难的老妇人两双长筒丝袜,似乎在说“你太不会打扮自己了,我来帮帮你吧,这些可以让你变得性感。”而在其内在而言,这个被他蹂躏的老妇人,就是他的那个代偿根源。

  从上面的分析来看,本案有三个犯罪人似乎是很顺理成章,但是为了严谨,我特意研究了本案犯罪地理学区域的舒适区问题,看出很多东西,由于老地图实在没有电子版,教授给我的资料是复印的地图,比较模糊,凑合看看就好:

  以第一起案件和第十起案件与第二起案件和第三起案件连线交点为原点O,第一起案件和第十起案件连线长度为半径R作『圆』如图所示。

  啥意思?舒适区域的种类很多,「广域舒适区域」简单说就是大范围框定犯罪人觉得舒服的作案空间。

  ——心理性动机,来自后者对前者的盲目崇拜,目的是获得某种成就感,凶手更注意的是犯罪手法的模仿,对被害人的选择没有固定类型。

  ——在他人的犯罪中体验到了快感,为了获得更加刺激的行为体验,选择模仿犯罪。

  因为b凶手和c犯罪人对受害者的选择是年轻女子,且行为模式有较多不同,这是以满足自我感官欲望为主的表象模仿,所以动机应该是第一种。

  关于D案中撒芝麻这个行为证据,我想了很久,想直接从它得到侧写结论貌似是个不可能的事,它在韩国地区文化里也没有什么特殊含义,那么它一定是用来满足别的行为的辅助手段,但它和另一个行为的纽带是什么,另一个行为到底是什么,让人很难捉摸,直到我注意到一些细节:

  ——C案中受害人被杀害于离家只有百米之遥的田边,最后是被一个过路的农民发现的;

  这个转化,或许就是凶手要的,芝麻从受害人家门口,断断续续撒到了被害人尸体位置,这是在引导其家人去看到她的尸体,用芝麻这种“稀罕物品”更能引起其家人注意。

  C案被害人在离家不远的隐蔽的田地里被害,尸体被拖到田埂上,目的就是让其家人发现她,但是却没有实现,这或许让凶手很恼火,所以他仅隔一天就再次作案。

  再看看接下来我们判定为a凶手所为的所有案件中,D案后凶手似乎消失了很久,面对b凶手的模仿作案他也不立刻做出回应,什么原因?

  这是因为他在享受一些东西,享受比从死者肉体上得到的纪念品还要刺激的事情:

  也就是说,从D案后凶手的惯技中,多了一项掩藏着的行为证据——要让被害人亲属第一个发现他们的尸体。

  以上,凶手都得逞了,所以凶手作案不是没有选择性的,至少从C案开始,他会研究受害人的经过路线和时间规律:

  了解这些后,凶手会在适宜的地方伏击受害人,一般是在隐蔽的地方杀人,再把尸体拖到田边或树林边,让他想让看到尸体的人看到尸体。

  要达到这样的快感,那么凶手不会离这些受害人太远,他一直在看着他们痛苦——那是他的养料。

  “以和代偿式报复式杀人作为基本手段,以发泄内在愤怒情绪和寻求畸形控制欲与性欲倒错需求在为根本动机”的连环杀人案。

  a凶手犯罪心理主体成分=极端的性欲倒错障碍+代偿式报复心理(愤怒)+连环杀手的畸形杀戮欲望+畸形求同

  这个我都不知道介绍过几遍了,奇卡提洛的案子就开始出现,相信我,以后还有很多。

  a凶手的性欲倒错障碍不同于奇卡提洛的性欲倒错障碍,他的类型非常简单纯粹,就是极度的性施虐障碍,即通过对异性对象的残酷折磨,虐待等手段,使得其肉体和精神遭受严重痛苦,从给对方造成的痛苦中获得强烈的性快感达到满足,常见施虐方式有咬,撕,暴力殴打,针刺,捆绑,割伤皮肤,毁容,身体部位切割,有的则是毁尸,异物插入受害人阴部,烹尸食肉。其手段十分残忍,冷酷,灭绝人性。

  这种类型的性变态社会危害性最大,影响也最恶劣,但遗憾的是,它是性变态犯罪中发生率较高的一种性变态,施虐癖变态心理发展到极端时可称为“色情杀人魔”,为了获得性快感最大满足可以无所不用其极。

  而在本案中a凶手的行为就属于很严重的性施虐障碍,他的行为常常伴有捆绑、刀割等标志性动作。

  附:Moriarty K:很多强奸犯为什么喜欢把乱七八糟的东西塞进女人的阴道?

  前面提到了“老妇人是凶手的代偿群体,真正的代偿源头极有可能是其母亲,或者其他和其关系很紧密的、对其产生极大心理冲击或者颠覆感的女性,这个女性不管在不在世,反正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她一定符合老妇人这个形象。”

  这种代偿构造或特异性选择的形象一般就是对凶手价值观带来颠覆的人,是造成他畸变心理的最初刺激源。